王曙光著《论语心归》十三 绘过后素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0-07-15 11:58:55 字体:[ ]

原标题:王曙光著《论语心归》十三 绘过后素

王曙光著《论语心归》,北京大学出版社,2019年。

十三绘过后素

3.1 孔子谓季氏:“八佾舞于庭,是可忍也,孰弗成忍也?”

[释义]孔子议论季氏时说:“季氏用天子才能行使的六十四人舞蹈奏乐,倘若云云的僭越礼制的走为都能够忍受,那么还有什么事不能够忍受呢?”

3.2 三家者,以《雍》彻。子曰:“‘相维辟公,天子穆穆’,奚取于三家之堂?”

[释义]仲孙,叔孙、季孙三家,祭祀终结时唱《雍》诗来撤失踪祭品。孔子说:“《雍》诗里说:‘诸侯在那里助祭,而天子庄厉地在那里主祭’,云云的祭礼怎么能出现在这三家诸侯的堂上呢?”

3.3 子曰:“人而不仁,如礼何?人而不仁,如乐何?”

[释义]孔子说:“一幼我倘若异国仁,那么光有礼有什么用?一幼我倘若异国仁,光有乐有什么用?”

3.4 林放问礼之本。子曰:“大哉问!礼,与其奢也,宁俭;丧,与其易也,宁戚。”

[释义]林放问孔子何为礼的根本。孔子说:“这个题目意义壮大!礼,与其外外奢华而异国实质,不如质朴,而有礼的本质;举办丧礼时,与其礼仪周详,还不如本质有哀伤之情”。

3.5 子曰:“夷狄之有君,不如诸夏之亡也。”

[释义]孔子说:“有些夷狄之国还有贤明之君,不像有些中原诸国却异国贤君。”

3.6 季氏旅于泰山。子谓冉有曰:“女弗能救与?”对曰:“不克”。子曰:“呜呼!曾谓泰山不如林放乎?”

[释义]季氏到泰山往祭祀。孔子对冉有说:“你难道不克拯救这件事吗?”冉有回答说:“不克。”孔子说:“唉!难道说泰山之神还不如林放懂礼义吗?”

3.7 子曰:“正人无所争。必也射乎!揖让而升,下而饮。其争也正人。”

[释义]孔子说:“正人异国什么争的。倘若要说有争的话,那必定是竞争射箭了!两幼我互相作揖推让,进入大堂;比赛完后走出大堂,一首饮酒。云云的争,是正人之争。”

3.8 子夏问曰:“‘巧乐倩兮,美现在盼兮,素以为绚兮’,何谓也?”子曰:“绘过后素。”曰:“礼后乎?”子曰:“首予者商也!首可与言《诗》已矣。”

[释义]子夏问:“‘有酒涡的乐脸众美啊,时兴的眼睛顾盼众媚呀,素白的底子上画得众秀气呀!’这是什么有趣?”孔子说:“要先有素白的底色,然后才能够往描绘”。子夏说:“这话是不是说先有仁义之心而后有礼仪制度呢”?孔子说:“能启发吾的照样卜商呀!从现在最先能够同你商议《诗经》了。”

3.9 子曰:“夏礼,吾能言之,杞不及征也;殷礼,吾能言之,宋不及征也。文献不及故也。足,则吾能征之矣。”

打开全文

[释义]孔子说:“夏代的礼制,吾能讲得清,然而其子女杞国则不及以引证;殷代的礼制,吾能讲得清,然而其后宋国则不及以引证。主要是文献不足的原由。倘若文献优裕的话,吾就能够引证了。”

孔子和老子所处的时代是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,传统的礼乐秩序被僭越、被屏舍,社会组织崩塌紊乱,道德伦理沦丧失序。面对云云的道德乱世,社会上的有道德感的知识分子纷纷出来呼吁起义,期待这个社会恢复已有的秩序与安和。孔子慨叹“泰山其崩乎,梁木其朽乎,哲人其萎乎”(《礼记·檀弓上》),在这个礼崩乐坏的大变革时代眼前,他感到忧郁心忡忡。老子亦深感“大道废”的时代道德沦丧之危险,呼吁这个社会要重新回到天真质朴的时代,要“复归于婴儿”(《道德经·二十八章》)。能够说,不论孔子照样老子,他们在这大变革的时代眼前,都是惊醒的,都能够洞察他们所处时代的遭遇与挑衅。但是他们答对的方式是分别的。这逆映了道家形而上学与儒家形而上学处世方式的迥异。道家因看破世事而萧洒出尘,与世无争。儒家则因看透世事而慨然担当,奋首疗救。道家的精神乃是萧洒,故富于超越性,而儒家的精神是担当,故富于悲剧性。

孔子面对礼崩乐坏的局面,情感是沉痛的,逆答是强烈的。在《论语》中,众处记载孔子对那些僭越礼制的走为进走极其爽利的评论,时而强烈地袭击,时而大声地指摘,时而哀痛疾首地慨叹,时而无可奈何地感喟。他看到季氏僭用天子的八佾乐舞仪式,激愤地说:“是可忍也,常见问题孰弗成忍也”;他看到仲孙、叔孙、季孙三家僭用天子的歌《雍》而撤祭之仪,尖锐地逆问:“它们怎么能出现在三家的厅堂之上?”;他看到鲁国君僭用禘礼,极其绝看地说:“吾真切看不下往了(吾不欲不都雅之矣)”;他看到季氏僭用天子礼仪往祭泰山,而冉有又不克不准,因此长吁短叹,甚至说出:“难道泰山之神还不如吾的门生懂礼吗”云云的激愤之语。孔子在修身上挑倡“温良恭俭让”,偏重谨言而慎走,但是从以上这些极其强烈的言辞来看,他对礼崩乐坏的现实的指斥是痛彻和不留情面的,这逆映了他内在的正大不阿的性格和他企图救世疗世的勇毅精神。从超越的历史不都雅点来看,孔子对道德秩序的坚守和对逾越伦理之走为的起义精神,都逆映出儒家积极入世、“知其弗成而为之”的品质。

然而,吾们不要将孔子误解为一个执拗退步的文化保守主义者。孔子所极力坚守并全心维护的,并不是形式上的礼法制度,而是要坚守行为一幼我所必备的本质的仁慈、公理、质朴与淳真。在他看来,礼法制度是外在的东西,而仁心是内在的东西;礼法制度只是“仁心”的外化而已,只是维持珍惜“仁心”的外在手法而已。倘若吾们不往寻找人类心灵自己内在的道德自愿,不往构建人类内在的本真的仁义与诚实,而逆过来舍本逐末地寻找外在的完善的礼仪制度,那么,不论这些礼仪制度众么秀气,众么繁缛,众么齐全,也是于世无补的,这些虚幻的礼仪制度拯救不了人心的堕落,拯救不了这个礼崩乐坏的世界。能够说,在这一点上,孔子是极为深切的,他抓住了“人心”这个根本。因而当林放问“礼之本”的时候,孔子说:“你弄那么众奢华的礼仪有什么用,还不如朴质朴素但本质却足够仁喜欢;你办凶事搞那么众繁文缛节有什么用?还不如仪式简浅易单,而本质足够对逝者的悲悲想念之情。”他对虚浮的、形式的、虚耗奢华的“假礼制”咬牙切齿,而期待人们在本质深处葆有一颗赤心,这才是真实的礼制的精髓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孔子的学说与老子的“返朴归真”实有异弯同工之妙。孔子说:“人要是丧失本质的真实的仁慈之心,那么外在的礼乐制度有什么用处呢(‘人而不仁,如礼何?人而不仁,如乐何?’)” ?

因此,在孔子看来,答当是先有仁义之心,再有礼义制度。仁义之心是本,礼乐制度是末。仁义之心是内在的精髓与主意,而礼乐制度是外在的手法与外现。这个理念,专门益地表现在孔子与子夏关于《诗经》的解读的问答之中。子夏问:“‘巧乐倩兮,美现在盼兮,素以为绚兮’,这内里有什么深意?”孔子的回答颇有味道:“绘过后素”。从形式上看,孔子的回答并异国什么精彩之处,不过是说了一个绘画中再平时不过的原形:绘画答该在纯白的底子上来进走。但是子夏却即刻颖悟到先生的回答包含着很深的意蕴,他感悟到,礼乐制度与人心的有关不也跟绘画与素白底子的有关一致吗?布面素白才能够作画,人心纯正无瑕才能够发挥礼制的真实作用。布面脏了,怎么能够绘画呢?人心堕坏了,那么礼制有什么用呢?孔子对子夏大添赞许,由于子夏窥破了先生本质深处的忧郁闷和拯救人心的全力,在这一瞬休,师生成了心灵一致的知音。

任何礼法制度,倘若异国“人”往的确践走,倘若异国“人”以本质的道德自愿往按照,也是形同虚设的。对父母只是尽礼节之孝,而异国发自本质的炎喜欢,那么这个“孝”礼就虚置了。对兄弟良朋倘若只是尽礼节上的尊重,而异国发自本质的友喜欢,那么这个“悌”的礼也就虚置了。《礼记·礼器篇》中说:“正人曰:甘受和,白受采,忠信之人能够学礼。苟无忠信之人,则礼不虚道;是以得其人之为贵也”。“礼不得人”,则礼是“虚礼”、“空礼”,甚至沦为“假礼”,足以使世道更添堕落。这也是老子说:“大道废,有仁义”的因为,由于这边的“仁义”并不是人的道德自愿,而是形式上的装饰。“礼得其人”,就是“绘过后素”,云云礼乐制度才会带来社会真实的祥和与秩序。

相关新闻

热门新闻

随机新闻

友情链接及相关站点

Powered by 摸岛服装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3-2018 360 版权所有